經理人廣告

2019A股公司負向輿情大解剖

2019年12月26日 14:56

本年度負向指數“爆表”公司多達13家,排前三位者分別為*ST康得、ST康美、暴風集團。今年上市公司負向輿情整體呈現四大特征:一,股東危機、經營危機、關聯方侵占孿生相伴;二,經營丑聞黑天鵝頻出;三,實控人、高管被拘案件高發;四,摘牌退市猛增。

■ 文 / 譚紹鵬

2019年10月30日,暴風集團(300431.SZ)的一則公告又引發吃瓜群眾的強勢圍觀。根據公告,暴風集團除已被批準逮捕的總經理馮鑫外,其所有高級管理人員全走光了,就連協助信息披露事務的證券事務代表也已辭職。旋即,深交所緊急發出了“快招人”的關注函,要求公司確保經營穩定、信息披露及時。

曾經的創業板明星公司暴風集團,此時已是風雨飄搖。暴風集團發布的三季報顯示,公司前三季度營收同比下滑90.95%;歸母凈利潤-6.50億元,同比下滑184.50%。在更早之前的7月28日,暴風集團創始人馮鑫被爆涉嫌行賄被拘。

回顧4年前上市之初,暴風集團踏著A股史無前例的36個漲停板沖擊400億市值,一時風頭無二;而今,其市值已蒸發超過95%至不足15億。

2019年的A股市場,類似暴風集團這樣滿是負向輿情的個案不在少數。

在全國經濟增速換檔的背景下,企業的經濟效益有著最直觀的呈現,而其中最具實力的上市公司更是有著“晴雨表”的地位。數據顯示,A股3722家上市公司中,2019年前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增長的僅為1878家。換句話說,約有一半的上市公司凈利潤下滑乃至虧損,賺錢明顯比之前難了。

企業經營承壓,難免會面臨更多的突發事件,而這些事件一經披露以及被媒體關注的話,就很容易變成輿情黑天鵝。

2019年,A股上市公司負向輿情整體狀況如何?《經理人》根據所監測到的上市公司典型的負向輿情信息,編制了“2019年A股負向輿情百案榜”——即負向指數最高的100家公司,呈現了本年度A股負向輿情輪廓,并展開了詳細的分析與數理。

百案榜全貌:13家公司負向指數“爆表”

就上市公司負向輿情傳播情況,我們獨家設計了一套“負向指數”體系,以對某一上市公司的年度負向輿情進行相對量化的評估。負向指數按照如下步驟計算:

首先,將上市公司的負向輿情歸為四大類:業務類負向輿情、合規類負向輿情、關聯方類負向輿情、不屬于前三者的則歸入“其他類”。

其次,每一類別的負向輿情下設數個負向指標。比如,業務類負向輿情下設業績下滑、經營丑聞、經營危機、經營停滯、破產重整等指標;合規類負向輿情下設監管問詢、監管處罰、立案調查、高管被拘、實控人被拘等指標;關聯方類負向輿情包括股東危機、內幕交易、證券操縱、關聯方侵占等指標。

再次,每個類別的負向指標根據嚴重程度,賦予1?5不等的負向值。比如,業績下滑的負向值為1,經營丑聞的負向值為2,經營危機的負向值為3,經營停滯的負向值為4,破產重整的負向值為5。

然后,根據《經理人》的輿情監測系統顯示的事件傳播熱度,我們將計算出各公司本年度的輿論關注度數據,數值范圍為1?10。輿論關注度受兩個因素的影響,一是企業自身的知名度,二是事件本身的爆發度(兩個性質同樣的事情,因為企業知名度不一樣,其引發的關注也不一樣)。

最后,根據各公司的各個負向指標累計值及輿論關注度,最終計算得出該公司的負向指數。

本年度的“A股負向輿情百案榜”(詳見文后所附榜單)顯示,入榜的100家上市公司,負向指數從285到14不等,負向指數高于100者多達13家。排在前兩位者分別為*ST康得(康得新,002450.SZ)、ST康美(康美藥業,600518.SH),負向指數分別為285、237.6,也是僅有的負向指數超過200的;排在第三位的是暴風集團,負向指數167.4;第4?10位分別為派生科技(300176.SZ)、ST天寶(002220.SZ)、深大通(000038.SZ)、樂視網(300104.SZ)、*ST鵬起(600614.SZ)、愷英網絡(002517.SZ)、長生退(長生生物,002680.SZ)。

康得新的負向指數之所以高居榜首,在于其各負向指標的丑聞全面爆發。本年度內,康得新不僅出現了經營危機、股東危機、市值大跌等惡劣形勢,還持續收到交易所及證監局的問詢與處罰,甚至引來了證監會的立案調查,更進一步,其還存在財務造假、關聯方侵占、實控人被拘等資本市場丑聞,特別是其存放于北京銀行的122億存款“不翼而飛”,將其送上了各大熱搜榜。這一系列事件,使得康得新的輿論關注度持續居高不下。

排在第二位的康美藥業,幾乎可以說是本年度和康得新齊名的“明星丑聞公司”。本年度內,康美藥業涉及的負面事件包括業績下滑、市值大跌、監管問詢、監管處罰、立案調查、財務造假、關聯方侵占等等,特別是其披露的300億“會計差錯”,招致了無數的輿論討伐。

負向指數排在第三位的暴風集團,一如本文開頭所描述的危機纏身。短短4年,暴風集團走完了從高光時刻到幾近破產的生命歷程,堪稱從云端跌落并且滑向萬丈深淵的典型代表。

橫向來看,“百案榜”中涉及的負向指標共計19個,其中,監管問詢、監管處罰、股東危機、經營危機等指標所涉及的上市公司數量靠前。入榜的100家上市公司中,收到了監管問詢函的高達82家,控股股東爆發了危機的有46家,領了監管處罰的也是46家,自身經營出現危機的也有42家(圖1)。

負向指標中涉及公司最少的是暴力抗法,唯一一家出現了“暴力抗法”的公司是深大通。2019年5月22日,在證監會4名調查人員上門送達立案調查通知書時,深大通方面人員對其進行言語攻擊、恐嚇、推搡,甚至摔壞調查人員的執法記錄儀。

年度負向輿情四大特征

整體而言,2019年度的上市公司負向輿情還呈現出四大獨有特征。

● 特征一:股東危機、經營危機、關聯方侵占孿生相伴

本年度百案榜中出現股東危機的有46家,出現經營危機以上嚴重情況的有50家(其中經營危機42家、經營停滯3家、破產重整5家),出現關聯方侵占(主要是大股東對上市公司的侵占)的有24家。

從數量來看,三個指標涉及的上市公司都不少。進一步探尋,其實這三個指標之間存在一定的邏輯關聯。

比如,上市公司經營每況愈下,大股東為了保殼對上市公司實施財務資助,從而拖累大股東產生危機;再比如,行業景氣、信貸寬松之時,大量上市公司大股東實施了加杠桿的擴張性投資,要么質押上市公司股權進行融資,要么讓上市公司為大股東的融資提供擔保,隨著宏觀層面的去杠桿以及資管新規的實施,市場的資金面大幅緊縮,大股東債務危機爆發,大股東對上市公司的資金侵占問題也浮出水面,資金被侵占的上市公司也發生經營危機。

榜單數據顯示,2019年同時存在經營危機、股東危機、大股東侵占這三個負向指標的上市公司達到了14家(表1),占比14%。

天翔環境(300362.SZ)可以說是爆發經營危機、股東危機、大股東侵占的典型代表。

2018年10月,天翔環境首次曝出債務逾期。之后,公司接二連三遭遇糾紛訴訟、銀行賬戶凍結、資產凍結等事項,正常生產經營受到重大影響,產品交付難以按期履行,導致項目違約,公司經營的可持續性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截至今年9月30日,天翔環境及其子公司累計逾期債務約24.91億元,占其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1889.21%,已經是資不抵債。

天翔環境之所以爆發巨額債務危機,與控股股東對上市公司的侵占有著密切關系。經審計2018年度財務報告顯示,天翔環境控股股東鄧親華及其關聯方,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資金約24.31億元。大股東對上市公司的資金侵占又是如何實現的呢?

主要通過兩種方式:一種是,上市公司向鄧親華指定的賬戶打款。比如,2018年1月1日至7月17日之前,天翔環境向其供應商轉款共計21.95億元,之后這些款項又流向鄧親華所控賬戶;同期,上市公司又直接以借款名義向鄧親華提供資金5.41億元。另一種是,上市公司為實控人的借款提供擔保。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年底,天翔環境為鄧親華的對外借款提供的擔保余額為3443.44萬元。

無論是直接向控股股東打款,還是為控股股東提供擔保,天翔環境皆未披露該等重大信息,因而遭至證監會的立案調查。

之后,因鄧親華自身爆發危機,無法歸還所侵占的天翔環境的巨額資金,從而將上市公司拖入泥潭,天翔環境也爆發債務違約,同時,經營情況急轉直下。

2018年,天翔環境營收3.5億元,同比下降62.68%;歸母凈利潤虧損17.44億元,同比暴跌2770.05%。2019年前三季度,天翔環境實現營業收入1.87億元,同比下降40.49%;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9.32億元,同比下降284.23%。

截至上半年末,天翔環境總資產48.3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卻為-4.85億元。

天翔環境的案例,非常充分地說明了經營危機、股東危機、大股東侵占等不良情況的孿生相伴性。

● 特征二:經營丑聞黑天鵝頻出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百案榜中共有11家上市公司存在經營丑聞的負向輿情,并且包含一些經營良好甚至優質的上市公司,比如,洽洽食品(002557.SZ)、安信信托(600816.SZ)、大族激光(002008.SZ)、步長制藥(603858.SZ)、同仁堂(600085.SZ)、華泰證券(601688.SZ)、江淮汽車(600418.SZ)等。

具體而言,經營丑聞有產品質量風波,有違規經營事件,有出言不遜惹禍上身,還有環保造假躲避監管。

2019年8月23日,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的10批次不合格食品通報中,1批次洽洽瓜子中招,其生產的小而香奶油味西瓜子,二氧化硫殘留量超標。8月28日,廣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食品安全監督抽檢信息,16批次食品不合格,其中洽洽有一批次焦糖瓜子,霉菌檢出值超出標準規定。

洽洽瓜子產品質量風波沒過幾日,華泰證券又被曝出違規經營事件。8月26日,江蘇證監局掛出的一則處罰決定顯示,華泰證券在代銷“聚潮資產-中科招商新三板I期A、B專項資管計劃”的過程中存在使用未經報備的宣傳推介材料之違規行為。華泰證券此次違規代銷的中科招商產品是一只極具爭議的產品,此前被曝違約,其中更有6000萬元資金投向成謎。江蘇證監局認為,該違規行為反映出華泰證券內部控制不完善,因而責令其整改。

除了洽洽的產品質量風波和華泰證券的違規銷售,更加引人注目的是大族激光董事長的出言不遜惹禍上身。

大族激光是外界公認的白馬股,其業績多年來穩步增長,股價從最初的21元,最高曾漲到60元。但在2019年大族激光遭到媒體質疑,建了8年的歐洲研發中心未見完工,而且中途不斷追加預算至10.5億。

根據第一財經報道,經過實地調查,大族激光歐洲研發運營中心所在地Parkwag1,6390Engelberg,Switzerland(系此前大族激光披露的地址)并無在建的所謂的“歐洲研發運營中心”項目,而只有酒店項目。根據當地人透露的信息,當地只有一家五星級酒店,系在舊酒店的基礎上改建而成,目前仍在施工中,而對于大族激光所謂的“研發運營中心”,當地人并不知情。

隨后,央視記者就“研發中心何以變酒店”之事,電話采訪大族激光董事長高云峰,后者怒懟記者:“你是什么角色?你有什么資格來質問我?這個是我們自己的資金,我當然有權利做任何經營決策,你管我那么多!”

此電話采訪錄音一經曝光,大族激光立刻陷入輿論漩渦,批評聲不絕于耳。

為此,深交所在第一時間督促大族激光發布致歉公告,并對其上述不當行為予以批評,提醒公司實際控制人、董監高應當虛心接受媒體監督。8月1日晚間,大族激光發布公告稱,公司董事長近期在回應相關媒體過程中,因情緒激動發表了不當言論,公司及相關當事人對此深表歉意。

相較于大族激光的禍從口出,江淮汽車涉嫌環保造假則性質更為惡劣。

北京市生態環境局在依法開展的新車一致性檢查中,對江淮汽車生產銷售的江淮牌特定型號車輛進行抽檢,發現抽檢車輛的車載自動診斷系統(OBD系統)功能性檢測不符合相關標準要求(所謂OBD系統,就是根據發動機的運行狀況,隨時監控汽車是否尾氣超標,一旦超標,會馬上發出警示)。

換句話說,江淮汽車的OBD系統涉嫌環保造假,機動車生產企業對污染控制裝置以次充好、冒充排放檢驗合格產品出廠銷售。因此,北京市生態環境局對江淮汽車開出了1.7億元的巨額罰款,創下車企環保罰單最高記錄。

從這些案例來看,并非業績穩健的上市公司就能夠避開負向輿情,一些突發的黑天鵝事件,一樣會將企業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

● 特征三:實控人、高管被拘案件高發

本年度上市公司負向輿情中,另一個顯著的情況是實控人、高管被拘案件高發。本次百案榜共計有19家上市公司的實控人或高管被拘捕,其中實控人被拘15位(表2)。被拘者涉嫌的罪名既有操縱股價、內幕交易、職務侵占、挪用資金等經濟類案件,也有故意殺人、黑社會、猥褻女童、妨礙公務等刑事、行政類案件。

從被拘捕涉嫌罪名的案件數量來看,內幕交易為4個,行賄罪有3個,職務侵占罪有2個,其余都是1個(圖2)。

發生了實控人/高管被拘的19家上市公司中,輿情關注度位居前列的包括:葵花藥業(涉嫌故意殺人)、派生科技(涉嫌非法集資)、新城控股(涉嫌猥褻女童)、*ST中科(涉嫌黑社會犯罪)、博信股份(涉嫌金融詐騙)。

2019年4月10日上午,澎湃新聞曝出一條重磅消息,葵花藥業實控人關彥斌涉嫌故意殺人被大慶市讓胡路區人民檢察院批捕,公安機關提請逮捕時間為1月29日。當地一位檢察院人士稱,關彥斌因與前妻張曉蘭發生糾紛,兩人發生肢體沖突。扭打中,關彥斌失手將前妻毆打成植物人,后醫治無效身亡。消息曝出當日,葵花藥業股價觸達跌停,最終以下跌5.27%收盤。

2019年3月28日,派生科技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唐軍、董事長兼總經理張林、董事余軍、副總經理兼董秘晉海曼,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唐軍等人被拘,乃與其實際控制的千億規模的P2P平臺團貸網暴雷有關。之后的3月31日,東莞市公安局發布“團貸網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最新情況通報”:對44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拘留強制措施。唐軍被抓后,派生科技股票迎來連續9個一字板跌停。

2019年7月3日下午3時許,新城系兩家港股上市公司新城發展(01030.HK)和新城悅(01755.HK)突然盤中暴跌,之后分別以23.86%、23.72%的跌幅收盤。暴跌導火索是,當天下午曝出消息,新城系實控人王振華涉嫌猥褻女童被刑事拘捕。旋即,此事在互聯網上引起人神共憤。雖然新城系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新城控股,在消息曝出時已經收盤,當天股價未受影響,但自第二個交易日起迎來連續三個跌停板。

2019年4月10日,深圳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布通告稱,打掉了以深圳中科創金融控股集團法人代表張偉為首的涉黑犯罪集團。經檢察機關批準,張偉、韓作紀、王棟等44名犯罪嫌疑人分別以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以及非法拘禁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虛假訴訟罪、詐騙罪、非法持有槍支彈藥罪等被執行逮捕。4月11日一早,*ST中科發布實際控制人張偉被拘捕的公告,公司股價之后迎來8個跌停。

2019年7月5日,博信股份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兼董事長羅靜于6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刑事拘留。據報道稱,羅靜以大量應收賬款向金融機構質押,發行信托產品融資,資金鏈斷裂,被金融機構以金融詐騙報案抓捕。公告當日,博信股份股價以跌停報收,羅靜旗下的另一家港股公司承興國際暴跌80.39%。

上市公司實控人被抓在本年度之所以頻頻爆發,與行業景氣度下行、企業資金面告急不無關系,之前潛藏在水面下各種違法違規行為便陸續浮出水面。

● 特征四:摘牌退市猛增

除了實控人、高管被拘案件高發,本年度上市公司負向輿情中,摘牌退市情況也是格外引人注目。

Wind數據統計,自1999年以來,共有110家公司退市,若剔除吸收合并的股票以外,有77家A股公司因虧損、欺詐或重大信披違法等原因被退市,其中超過2/3的退市公司均出現在2008年前。2008年至今11年多的時間內,A股僅有26家公司真正退市,其中,2008-2012年的五年中總計只有2家退市。2019年,A股的退市數量突然飆升至11家,歷史上僅次于2006年的12家,更是占了2008年之后退市數量的40%(圖3)。

2019年5月11日,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參加中國上市公司協會2019年年會時表示,要探索創新退市方式,實現多種形式的退市渠道,對嚴重擾亂市場秩序、觸及退市標準的企業,堅決退市一退到底。由此,A股的退市開始提速。

截至2019年11月18日,已有*ST上普(600680.SH)、華澤退(000693.SZ)、退市海潤(600401.SH)、眾合退(002070.SZ)、雛鷹退(002477.SZ)、華信退(002018.SZ)6家公司終止上市,長生退(長生生物,002680.SZ)、印紀退(002143.SZ)、退市大控(600747.SH)正處于退市整理期,算上已經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低于面值的*ST神城(000018.SZ)、*ST華業(600240.SH),年內退市個股數量為11只。

從2019年退市股的退市原因來看,長生生物屬于重大違法退市,*ST上普系主動申請退市,華澤退、眾合退、退市海潤屬于連續3年以上虧損觸發退市。這些都是過往常見的退市形式。另外有六家是市場最為關注的一種新的退市方式——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低于面值(1元),也即“面值退市”(表3)。

A股的面值退市之旅開始于2018年10月。當時,中弘股份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低于面值,成為首只面值退市股。今年以來,面值退市出現擴容高峰期,從7月開始,*ST雛鷹、*ST華信、*ST 印紀、*ST大控相繼步入面值退市的軌道,雖然上市公司或者控股股東方面都或多或少拋出自救計劃,不過最終都無力回天。目前,仍有多只個股在面值退市的泥沼中掙扎。

在A股歷史上,“不死鳥”神話屢屢發生,大量公司在最后一刻總是能通過資產重組、處置資產起死回生,這就使得退市處罰像沒長牙的老虎,上市公司極少會擔心退市風險。自1998年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制度以來,截至2019年10月31日,A 股市場中累計出現八百多次退市風險警示(被標注為ST或*ST),最終退市的僅77家,相較于A股3722家個股,退市率僅為2%。但隨著管理層加大退市的力度,退市效率在逐步提升,退市制度也在逐步完善,A 股退市常態化已上路,關于摘牌退市的負面輿情也將越來越多。

杜絕負面輿情,打鐵還須自身硬

不同于普通企業,上市公司無論是從規模、知名度還是影響力方面,都是大大高于普通企業,因而其獲得的關注度自然也更高。此外,相較于非上市公司,上市公司需要詳細披露自身的經營與財務信息,這必然會令外界更多地拿著放大鏡去審視企業。因此,上市公司面對的輿情狀況要遠遠復雜于普通企業,各類輿情危機爆發的概率也更高。

普通企業爆發輿情危機時,更多考慮的是對業務的影響,需要評估與客戶、供應商、合作方等的關系是否會受到沖擊;而上市公司爆發輿情危機是,除了考慮前者,還要考慮對股價的影響(涉及到投資人),以及來自證券監管部門的壓力。不過,雖然上市公司面對的輿情更復雜,但也呈現出一定的規律性。

其一是,從時間來看,有幾個相對固定的輿情高發點——IPO申報期間、重大資產重組期間、定期報告發布期間。這幾個時間段都是企業重要信息發布期間,尤其是前兩者,對企業經營及后續發展都有重大影響,因而容易被外界(競爭對手、財經媒體等)圍觀、挑刺,進而引發監管部門的關注與介入。

其二是,從范圍來看,有幾個相對固定的輿情關注點——經營業績、市值規模、股價波動、關聯交易、財務造假、內幕交易、股東矛盾、高管言行、人事變動。這些領域也是格外吸引外界關注的焦點,容易曝出重大輿情危機。

所以,上市公司的輿情管理,可以從以上兩個維度入手,抓住要害與重點,制定預案與應對措施。

在預防手段方面,切忌臨時抱佛腳。一方面是要把對外溝通體系的建設納入到日常工作中去,特別是與財經媒體、意見領袖建立起穩固、定期的聯絡與互動機制,便于必要時候的信息溝通;另一方面是對各輿論場所(媒體、自媒體、貼吧、股吧)輿情動態要有常態化的監測與總結,及時發現與化解不良輿情隱患。

在危機處理與應對方面,更須做到實事求是、換位思考。所謂實事求是,就是不回避問題,真誠與外界溝通,向媒體提供事實真相,通過媒體報道以澄清誤會或求得社會公眾的理解、原諒與支持等。所謂換位思考,就是優先以社會和公眾利益出發,避免自說自話、意氣用事,甚至與媒體和公眾為敵。

但所謂“蒼蠅不叮無縫蛋”、“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在如今信息傳播技術如此發達的時代,多數輿情管理的策略都只能治標無法治本,根治之策在于企業本身合規經營與誠實守信。

(本文首發于《經理人》雜志2019年12月刊)

  本文來源: 經理人網 責任編輯:sinomanager-Qiu
鄭重聲明:經理人網刊發或轉載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版權及商務咨詢:[email protected]
? 赚钱神奇莫式